墨雨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墨雨书院 > 孤才不要做太子 > 第六十九章 长孙冲

第六十九章 长孙冲


  虽然不能穿绫罗绸缎,子孙后代不能当官,但是跟平民相比,商人在没有战乱的时候,并不会担心挨饿受冻。

  经商本来就是要获利的,再加上这低到快要感受不到的税率,也难怪依旧有人愿意经商了。

  可就算如此,岁入一百万贯,对于现在的大唐而言,也是一个不太合适的数字。很可能,是下边的机构动了手脚。也只有彻底的清理一遍税收的渠道,才能把那些分流的地方堵上。

  想到这里,李承乾自嘲的一笑,不再考虑这个问题。

  不管税收正不正常,那也是朝堂的大佬们要头疼的事儿。他这个年幼的太子,就连奏折的权力都还没有。想想朝堂里那些老狐狸,李承乾不觉得那里有自己耍猴的余地。

  “你们过年期间无处可去,那就帮孤把那些钱计算计算吧。既然今年挣了这么多钱,那就给你们也发点福利。方胜,把钱数完后,给东宫执役的人都换换家具,换换冬衣,省的整天都有人感染风寒。”

  方胜点了点头,然后无声的跪倒在地,感谢太子的赏赐。

  经历隋唐两朝,他们见识了太多猪狗不如的同伴经历。如今在东宫,想不到太子居然如此把他们当人看。

  实际上,有一件事,李承乾并不了解。

  那个强迫症的宦官之所以那么敬业,就是因为对他感恩。

  不过对于这种感恩,李承乾多半会一脚踹过去罢了。

  除夕夜的这一天,将作监给东宫送来了一套新衣物。

  太子袍服什么的都不重要,最让李承乾激动的是终于能换上内裤了。

  难以启齿的是,自从到了唐朝,他一直都在穿兜裆布,穿上衣服还好些,脱掉衣服,就像个鬼子一样。

  趁着制作新衣服的机会,他给将作监送去了内裤的图样。如今终于能离开那该死的兜裆布了。

  换上太子的袍服后,李承乾在于泰的陪同下前去宫城。

  事实上皇城还需要分三个部分,皇城、宫城和东宫。皇城是三省六部等机构所在的地方,宫城才是皇帝的正式后宫区域。至于东宫,就不用介绍了。

  东宫跟太极宫之间有一个捷径—通训门,穿过去不远就是弘文馆。

  弘文馆于武德四年成立,原本叫修文馆。归属于门下省管理。李世民即位后即位,改名弘文馆。聚书二十余万卷。置学士,掌校正图籍,教授生徒,遇到有关于礼制的问题,能够参与朝政;置校书郎,掌校理典籍,刊正错谬。设馆主一人,总领馆务;学生数十名。

  看起来弘文馆是一个挺厉害的官方学校,但是,这里实际上是给勋贵子弟镀金的地方。寒门学子,根本没有入内学习的机会。

  对勋贵大臣而言,自家孩子能够进入弘文馆就读,可是一种荣誉。如果不是有了专门的老师李纲,李承乾多半也要进去学习。

  今日正是除夕,弘文馆里冷冷清清的,只有一两个看门的护卫凑在一起唠嗑。

  绕过弘文馆、史馆、太极殿,进过两仪门,才终于抵达了目的地—立政殿。

  皇家的年宴,就是在这里举行。

  从两仪门开始,道路两侧张灯结彩,布置的很喜庆。可是不管李承乾怎么看,都觉得这个过道是在嘲讽两仪门对面的太极殿。

  “行了,就把孤送到这里吧,于泰,你也回家跟家人过年吧。”

  见有殿前侍卫过来接应,李承乾就把于泰给赶走了。

  皇家的年宴,像于泰甚至没有入殿的资格。外臣中能够获准入席的,大概也只有房玄龄这样的重臣。

  于泰感激的看了李承乾一眼,然后屁颠屁颠的离开了。

  跟着两个殿前侍卫进入立政殿,一路上李承乾刻意的打量了一下这俩人。

  明明穿着是禁军的衣物,但是这两个人举手投足之间都给他一种危险的感觉。之前他出宫时跟随的那几个人,跟这两个人很相像。用不着试探,就知道这些都是绝顶的高手。

  也不知道老爹哪来的这么多高手。

  带着一丝疑惑,李承乾进入了立政殿。

  跟平日朝会时不同,立政殿上摆满了桌案,已经有一些人先到并入座。能认出来的,只有房玄龄、杜如晦、程咬金和尉迟恭等人。

  虽然是重臣,但是他们此时也只能排在大殿快要出门的位置。

  没办法,今天还有很多的皇族成员到场,他们外臣的身份只能委屈在这里。

  能够被皇帝叫来参加皇宫的年宴,本身就是皇帝的恩宠了。

  跟以上几人不同,高士廉和长孙无忌的位置就比较靠前。因为皇亲和重臣的原因,他们的位置甚至在一些平常王爷之前。

  作为太子,李承乾自然不会靠后,在长孙无忌的招呼下,李承乾坐到了他的旁边,是左侧第一桌。

  坐好后,李承乾对高士廉和长孙无忌拱手道:“舅舅,舅公近来身体可好?”

  因为是晚辈过年问候的原因,高士廉和长孙无忌并没有还礼。

  高士廉抚须笑道:“还好还好,看你又长高了不少,老夫就开心。锻炼武技虽然重要,但是老李纲教你的课业也不要落下啊!”

  李承乾自然点头答应。今天是除夕,跟后世一样,这个时候的晚辈也要接受长辈的唠叨。

  长孙无忌并没训话,而是拍了拍自己右手边的一个男孩,对李承乾说:“你之前没到家中去过,后来他又在猎户家生活,你们也就一直没见过。这是你表哥,长孙冲。”

  “原来是表哥。”

  对着长孙冲拱了拱手,顺便将他给记了下来。

  八岁的长孙冲跟普通的贵公子不同,不管是脸上的小伤口,还是手上的茧子,都说明他的童年也是苦不堪言。

  但是不管到底是不是苦不堪言,李承乾都不准备让他能跟妹妹李丽质成婚。

  该死的,他管长孙冲叫表哥,李丽质也得叫他表哥。纯纯的姑表亲啊!怎么能结婚?

  长孙冲还了一礼:“太子殿下。”

  跟微笑着的李承乾不同,长孙冲的脸就像是面瘫了一样,没有一点感情的样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