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雨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墨雨书院 > 我在士兵突击当特种兵 > 第二十七章 要参加比武了?

第二十七章 要参加比武了?


  驻训场红三连五班

  老马披着雨衣正在检查着各类输油管道设备,看着仪器周围的数据,确保管道是正常运行状态。

  他的屁股后一直跟着许三多,不停在他耳边说着:“班长,班长,你前些日子说的关于五条狗事情我又想明白了。”

  “什么?”

  “那条狗要是一会儿顺着跑,一会儿逆着跑就好了。”

  “为什么啊?”

  老马都有些被许三多说懵圈了。

  许三多左手挡着雨,虽然徒劳无用,但还带着笑容说道:“因为,因为那条狗反正都在圈里,反正都得跑圈,这样我觉得比较有意思一点。”

  老马傻眼了,默不作声盯着他。

  许三多也紧张了起来:“你……你说对吧?”

  “哎”

  “我服了我。”

  老马转头继续前往下一个检查点,他真的对许三多无语了。

  许三多依然依依不舍的追着:“那条狗还能像其他几条狗学习呢,”

  “就那几条狗,有什么值得让你学习的!”

  老马略带怒气的说道。

  上次说的五条狗故事,其实就是一种比喻。

  故事很简单,就是说有五条狗,四条顺着走,一条逆着走。最后顺着走的狗都成家,逆着的那条被主人宰了。

  形容许三多不合群,不跟他们这四人“同流合污”。

  只要稍微有点情商的人都会懂,可惜许三多听不明白!

  稀里哗啦的,许三多在他背后又说了很多话语。最后老马也是逼急了,手头还在干活,想着怎么马上把他打发走。

  脑海突然闪过陈东当初说的一个建议,心中有了点打算。

  “来,你跟我过来。”

  老马拉着许三多走到门口,指着眼前的操场说道:“看,这里宽敞吧!相对咱们五个人来说,这里最初驻守过一个排,排长就是现在的702团团长。”

  陷入回忆的老马也不免深情起来:“那时的排长也想做一件有意义的事情,所以他想修条路,从这里到那里。”

  老马指着两边为他介绍道。

  最后看着许三多,低沉的说道:“可惜,没修成。今天明天你觉得有意义,但明年后年呢?过了十年,还是这个地方,还是这片荒土,你觉得还会有意义吗?

  许三多看了周围的土地,是那么的荒凉,再回想老马所说的话,他觉得团长当时的决定并没有错。

  对着老马坚定的说道:“我觉得,修路有意义。”

  “什么?”

  “修路很有意义。”

  又得到这样肯定的回答,老马心里一想,机会来了。

  “既然你觉得有意义,你就去修吧,把这条路修起来。”

  许三多看了看老马:“班长,这算不算命令。”

  “还真和陈东说的一样。”老马乐了,觉得这办法可行,当即回应道:“算,当然算命令。”

  许三多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后,开心的笑了:“班长,这是我在五班接到的第一个命令,我一定会完成的。”

  说后便转身离开,打算琢磨怎么修这条路。

  望着许三多的背影,老马心如乱麻。

  曾经几何,他也是这么的朝气蓬勃,在瞅瞅如今的自己,他觉得挺丢脸的。

  距离此地十几公里远的炮兵营驻训营地

  陈东三人抽完烟后回到了各自帐篷,当陈东和张天宝打开门帘钻进去时,他们的班长也都早以回来。

  其他老兵也都规规矩矩坐在底下,老何和无线班的葛班长坐在床板中间。

  “你们两个来啦,赶紧搬凳子坐,我把刚刚营长开会的精神向大家传达一下。”

  部队比较讲究等级资历,虽然同为班长,不过老何是二期士官,葛班长是一期,所以这次会议是老何在主持。

  两人从床底把马扎打开,和其他人对其后,端坐着准备听讲会议精神。

  见最后两人都坐好后,老何拿着小本子看了几眼放下:“今天中午营长召集班排长开了个短会,会议内容不多,我就挑和你们息息相关的说说。”

  “首先第一点是安全问题,野外驻训不比在部队大院,地理环境复杂,还和百姓村庄接壤。营长着重说了不允许去打扰百姓生活,各班组织训练时,场地尽量远离村庄,选择地势平缓、安全的地方展开。所以以后老兵包括我自己,咱们训练架设线路就别用东南方的路线。”

  可以看出,老何在谈到这点时,眼神有点无奈。他没太多爱好,就自己当初被上任班长带的,学会了喝酒,自从喝过村里的米酒后,爱的不行。

  包括每次驻训结束,都还会特意买几壶带回去,每晚睡觉前偷偷整两口。

  所以这一条规定弄出来,对陈东来说没任何影响,老何有点受不了咯!

  当老何说完这条,底下了解的人都暗自偷笑。

  “噗!”

  葛班长也不厚道的笑了,迎来的是老何死亡凝视,仿佛再说:“以后我酒你别想喝了。”

  “老何,你赶紧说正事吧!”

  葛班长也是怕老何了,赶紧岔开话题。

  “哦,对了,说正事!”

  老何一愣,发现开会的路线有点歪了,赶紧掰回来:“第二点就是训练质量,营长强调要从严训练,不能只把训练目标定在合格线上,要争取全部优秀才行。”

  ……

  底下坐着的人里,除了张天宝他们无线班的人,有线班全体成员已经感觉到肌肉酸痛的日子不远了。

  “最后一个就比较关键了。”

  “陈东、张天宝。”

  “到”

  “到”

  听到老何点名,两人立即站起来。

  “好了,不用站起来,坐下。”

  “是”

  “是”

  陈东和张天宝坐下,眼睛一直盯着老何,他们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喊他们名字。

  “没多大点事,你们下连也有段时间了。团里准备组织全体新兵分专业比武,考核一下你们的基础技能。”

  老何说的很轻松,但他们两个可瞬间感觉亚历山大。

  “比武!”

  “我俩?”

  两人对视一眼,陈东感觉自己心率都加快了。

  老何也看出了他们的想法,轻声安慰道:“你们两个也不用紧张,就是考核基础科目。有线兵就是三门课,500米收放线、移动姿态线头接续还有理论笔试考核,都不难,以你成绩没问题。”

  随之转头看向张天宝:“天宝也是,你们无线兵考核也是三门科目。一个就是密码表默写、电台的基本操作和理论笔试考核。”

  “大家都放松,这次比武前三名是有奖励的,大家努力。而且因为专业分开,其实你们竞争对手不多,有很大机会拿奖,加油。”

  老何都把话说到这地步了,两人也不好装怂。

  “保证完成任务!”

  “保证完成任务!”

  陈东和张天宝站起,标准的对着两位班长敬了个礼。

  因为比武很急,就在一周以后,留给他们准备时间不多。

  从这天开始,陈东上午就在屋里专心练习线头接续,下午背诵理论知识,晚上雨势小些时候还出门跑两趟收放线,保持手感。

  不仅仅是他们一个帐篷,所有新兵都在抓紧时间,摩拳擦掌,准备在新兵比武考核中露露脸。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