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雨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墨雨书院 > 我在士兵突击当特种兵 > 第四十三章 高城去团部

第四十三章 高城去团部


  次日清晨

  出完早操的人们都回到宿舍整理内务,陈东也跟着老田回到了营部宿舍。

  刚一进屋

  里屋的老兵知道是陈东回来了,都探着脑袋看他,其中汪健更是看到他直接捧腹大笑。

  搞得陈东都有些莫名其妙,等他回到自己床铺,这才发现了问题所在。

  “卧槽,我怎么把它给忘了。”

  原来最近因为单独训练,他的起床时间都比其他人稍早一些。

  今天起床就发现自己大姨夫来了,内裤湿了一大片,穿在身上太难受,根本无法好好安心训练。

  所以趁大家没起床,自己偷偷摸摸的换了条干净内裤,在提前整理被子时候,刚好老田来敲门,催促他赶紧出来训练。

  因为找内裤、换内裤,原本就比平常迟了一些。为了赶时间,就下意识把换下来的内裤随手丢在了自己床上。

  估摸着被出完早操的他们看到了。

  “这下丢人丢大了!”

  虽然大家都是男人,很正常事情。不过一般别人都会把换下来的内裤藏起来,找机会洗掉,不会给别人看见。

  像他这样给人看见,还真是头一回。

  结果就因为这事情,只要碰见班里老兵,他们就一个个怪笑,而且这事情很快就传便了营部所有班。

  就连李大壮这么老实巴交的人,看到他都憋着笑意。

  陈东也不好辩解什么,整的自己两世为人,这一整天过得都很尴尬,每当看到人都羞红着脸避着。

  这样的日子没过太久,部队永远每天都会发生其他新鲜事,大家的注意力也随之被转移。比如某某人犯了纪律被通报啦,某某人私自翻墙外出大宝剑啦,某某谁休假结婚啦。

  部队大院又不大,久而久之都很熟悉,一有什么风吹草动,瞬间便会传遍全团,成为大家茶余饭后的聊点。

  而就在这一日,陈东像往常一样,在训练完体能后,有一段几分钟休息时间,老田抓紧又传授一些简单的专业知识。

  这次老田教他的是关于指北针使用

  对此陈东大感兴趣,别看他是有线兵,负责野外战地两线的通话线路架设,普通人肯定以为他会使用指北针,其实这是误解。

  有线兵的专业中,只有简易的地图学习。而且不管是演习还是真实战争中,通信兵肯定是先于战斗打响前就架设好的。

  在这之前,通信兵就会收到架设的路线坐标,自己只要认准位子架设就行,出现迷路的可能性很低。

  更何况他们有线兵不同于无线通信,他们的架设距离按照炮兵营设置,肯定是在火炮射击范围内。

  152加农榴弹炮最远射程也就十七公里左右,也就是说他的最远架设距离也就十几公里远,和侦察兵的深入敌后相比,他们的活动半径太小了,十几公里怎么可能出现迷失方向。

  指北针的使用不难,最关键还是陈东自身高中文凭,如果算前世,那就是大学文凭。应付一些公式计算,他还是很轻松掌握。

  利用指北针测方位、标记地图、测距离、测高度等等,军用指北针不是单单用来看方向的,故此他学习起来兴致极高。

  “咦”

  “那不是高连长吗?”

  陈东和老田在一个小操场训练着,正好看见高城从边上道路走过。刚准备打招呼,就见高城改走为小跑,一溜烟功夫就跑远了。

  “这方向……应该是去团部有急事吧!”

  陈东也没多想,以为高城是被喊过去开会之类,继续把心思放在手中的指北针,练习各类使用方法。

  而高城一路小跑,刚进机关大门,刚好碰到个熟人:“哟,林干事。”

  “高连长,好久不见。”

  林干事是今年刚提拔上来的,原先是红一连副连长。

  本名林煜,由于人长得秀气,文笔出彩,被调到了政治部,专门负责为团长写一些演讲稿、文件之类。

  高城顺手就递了根烟,若无其事的说道:“话说团长现在在办公室吗?”

  “在啊!你有事?”

  “心情如何?”

  “还行吧!今天团长打靶回来,赢了参谋长他们,心情挺好。”

  “那就好!”

  高城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看来今天来对了时候。

  也不和他多讲什么,免得被他外传出去。

  匆匆忙忙的就往楼上赶去。

  “咚咚”

  “报告”

  “进来”

  高城把门打开走了进去,王团长看见是他来了,十分高兴的喊道:“哟,我们的七连长这个大忙人,今天也有空来找我。”

  高城轻轻将门带上,走近又发了根烟过去:“王叔,您这是寒颤我呢!我这个连长再忙,能有您忙啦!”

  “好了,你也别在这和我打马虎眼。”

  “我还不知道你,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人,有事就快说吧!”

  王团长把烟拿起来,正准备掏打火机,高城一步上前,直接帮着点上。

  王团长打量着高城,愈发觉得被他猜对了,这小子肯定又有事情来求他。

  “对了,王叔,听说您今天打靶赢了参谋长,真是厉害!”

  高城也不说事儿,反而谈起了其他话题。

  王团长轻笑一声没有回应。

  高城越是这样,说明越是反常。

  见王团长没有回应,高城也知道自己热脸贴冷屁股了,马屁没拍对位置。

  为了避免尴尬,自己也跟着点上一根烟,凑近到他身旁:“其实这次来,的确有事情麻烦您。”

  “呵呵,我就知道你小子没安好心。”

  “黄鼠狼给鸡拜年!”

  王团长纯正的武汉方言,说的高城更加尴尬了。

  “王叔,瞧您说的,我怎么就成黄鼠狼了,这多难听啊!”

  在团长面前,高城还是不敢太嘚瑟,支支吾吾的反驳了下。

  “好了,有事说事,趁我今天心情不错,说不定还会答应。”

  对于高城,王团长也没办法。

  他是一个很有原则性的老军人,甭管啥背景,他都不会管,他看重的是能力。偏偏高城是又有能力,又有关系。

  那就没办法了,该满足的还得满足。

  “嘿嘿,也没多点事情,就想来申请一个事,借调一个兵。”

  看到团长都把话说到这份上,按照对团长了解,高城知道事情已经成了一半了。

  “不行”

  “又来挖别人的墙角,都给你了,你让下面人怎么说我。”

  王团长一听要兵,斩钉截铁的直接拒绝。

  团长的这个反应在高城意料之中,他也没气馁,反而靠的更近:“王叔,怎么能说是挖墙角呢。我又没说要那个兵,您没听清吗?我说的是借调!借调!借调!”

  深怕团长没理解,重要事情说三遍。

  “借调?什么意思?”

  高城坐到了团长对面,把烟掐灭,然后比划着手说道:“是这样,最近炮兵营老吕手下有个兵,他想提高能力,想多学一些专业。”

  “然后呢?”

  “然后老吕同意啦!那个新兵底子不错,他想当全能尖兵。老吕安排了一个曾经我们连的一个老兵,负责带他,新学习的专业是装甲侦察连的技能。”

  “我听说那个新兵进步非常快,但苦于无法更进一步,因为在格斗、射击等方面,炮兵营无法提供条件。”

  “王叔您也知道,我是比较惜才的一个人。虽然他不是我连上的兵,但也见不得他就这样停滞不前。所以想找您把他暂借到我们连,由我们教导他后续专业,只要他学会后,就让他回炮兵营。”

  “老吕这人性格您也知道,他肯定卖不下面子找您申请,所以我干脆就来了。再说只是暂借,编制还在他们营,只是让那个兵来我们连生活一段时间,学会就让他回去。这不和您经常安排机关干部,去连队体验生活差不多嘛。”

  高城这一连串解释,忽悠的王团长频频点头。

  因为听了高城的话,的确有几分道理。

  高城的确属于比较惜才的人,如果这个兵真有这能耐,暂借过去多学习学习没有坏处。加上只是类似过去体验其他连队生活,那个兵的编制还在炮兵营,原则上说也没给钢七连。

  这么算起来,高城也没有挖别人墙角,只是单纯惜才罢了。

  想通了这一点,王团长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好吧!我同意了,那个兵叫什么名字?”

  “炮兵营营部陈东!”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