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雨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墨雨书院 > 嫡长女替嫁:禁欲权臣做我裙下臣 > 第六十章 你别取笑表哥了

第六十章 你别取笑表哥了


这是顾瑶穿来第一次见到齐元洲,这个原身曾经的竹马。

原身之前宁愿投缳也不肯嫁给陆景之,一是为了嫁回外祖家,二来也是因为她是真的喜欢齐元洲。

只是她的喜欢没有绝对的占有欲,她不在意表哥是否有通房,日后是否收妾室,只要他愿意娶她,愿意跟她一起生儿育女。

在顾瑶看来,原身的喜欢很卑微。

生母早逝,亲爹是个人渣,她从小就没享受过半点关爱。

外祖家投来的关心,就是她苍白的人生里最温暖的时刻。

于是缺少关爱和温暖的她,一心想要嫁回去,就算表哥不喜欢她也没关系,只要他能给她那个身份。

顾瑶在定亲前特意抽时间理清了原身对齐元洲的感情,所以这一刻亲眼看到他,她面上格外淡定。

齐元洲对原身只有兄妹情,在原身传出要嫁入陆家后,他没有送来半点音信不说,人还躲出了安阳府。

此时她嫁人,他无意,他们日后就是再单纯不过的亲戚之情。

顾瑶淡定看着郑氏浅笑:“外祖母今日怎么也来寺里了?您一向不都是月初才来吗?”

郑氏也没想到会这么巧,陆家书坊最近弄出那么大的阵仗后,她还能有时间来青云寺。

“你小舅母有身子了,”郑氏乐呵呵的拉上顾瑶的手:“她这一胎得来的不容易,所以我就想着来寺里帮她祈祈福。”

“舅母有孕了?”

顾瑶语气中全是惊喜,“那是要为她祈福呢。”

她边说边拉着郑氏往佛前的蒲团边走着,半个眼神也没分给齐元洲。

郑氏被她引走,他站在殿门口摸了摸鼻子稍稍有些尴尬。

知道自己之前躲出去的举动太过伤人,现在顾瑶不愿理他也算应当。

他摸着鼻子,就算尴尬也还是跟了上来。

自从陆家书坊一连串扭转局面的事被暴露出来,顾瑶在齐仲林和郑氏心中的地位就越高。

尤其是齐仲林,最近几日看到齐元洲就想动用家法!

这个败家玩意!

书读的不行就算了,连亲事也躲出去。

若是将顾瑶娶进门的是齐元洲,而不是陆景之,是不是他们陆家也不用担心家族生意会走向败落?

齐元洲盯着盯着顾瑶的背影,心里闪过从前相处时的画面。

表妹真是经商的天才吗?

他心中充满疑惑,总觉得陆家的那些招数都是陆景之想到的,为了不影响他下场科考就硬扣在了表妹头上。

反正他说什么都不会相信陆家书坊的转变跟表妹有关。

顾瑶不是不想理会内心戏多的齐元洲,她对他又没有男女情,也不需要特意为了陆景之而去避嫌。

而是她看到郑氏就下意识的问候了一句,然后等她回过神,她同郑氏已经双双跪在蒲团上,虔诚的开始祈福。

等两人被下人搀扶起身,进了后院的厢房中,郑氏这才回神意识到外孙女似是还没有同孙子说过话、

她用力的瞪了眼齐元洲,这段时日齐仲林每天在她耳边长吁短叹,让原本觉得顾瑶嫁给陆景之是皆大欢喜大圆满的她,也觉得外孙女嫁去陆家实在太过遗憾。

后知后觉的顾瑶终于再次意识到齐元洲的存在。

不过他一个大男人还要扭扭捏捏,顾瑶就懒得做主动出声的那一个。

她继续笑意妍妍的同郑氏说着家常,郑氏一边眯眼笑着回应,一边抽空瞪一眼齐元洲,示意他赶紧上前来主动同顾瑶说话。

陆听雪和陆恒之进了寺门,佛都没拜就去了后山。

两人都是喜欢玩闹的性子,在后山撒欢玩了许久后,终于想起他们是跟大哥大嫂一同前来。

每次大哥来寺里,主持都要小沙弥守在寺门附近,大哥一到就拉去禅房。

“二哥,大哥被主持喊走,那大嫂怎么办?”

陆听雪擦了擦额头上的薄汗,终于回想起她把亲爱的嫂嫂丢下了。

陆恒之心思还在山里,就哼哼着说了句:“大哥天天黏着大嫂,放心吧,没事。”

好像似乎是有点道理,但陆听雪还是有些不放心。

犹豫了一下还是准备先回寺里看一看,如果大哥没被主持拉走,她就再回后山找二哥!

她丢下一句等她回来,就带着贴身丫鬟跑回了寺里。

顾瑶被郑氏拉着,正同齐元洲说着话。

她落落大方,端出应付寻常亲戚的态度,让齐元洲更加尴尬。

他之前只想着他们就是兄妹情,成亲对他们彼此而言都是负担。

所以在听说顾宏博要将她嫁给陆景之后,他的第一反应是狂喜,接着就连夜跑路,打着去临近州府拜访名师的旗号出了城。

一走就是两个月,前几日收到家里的消息确定顾瑶已经嫁入陆家,他才回来。

结果进门就是被祖母劈头盖脸的好一通骂。

然后是自家父母的阴阳怪气,还有家中兄妹的摇头叹息,他这几天过得实在太难了!

现在顾瑶对他没了从前的亲昵,按说他该高兴才对,可看到她头上的妇人发髻,他心里就有些空落落。

那个满心满眼都是他的表妹,被他亲手推开了……

陆听雪从后山跑回来,就听到齐家老夫人也来了青云寺的消息。

她本还没多想,只觉是自家嫂嫂的外祖母,她也该去请个安才好。

结果人刚走到厢房边,透过窗子就看到一道男子的背影。

身形和声音都同自家大哥完全不同,她正疑惑着,就听屋中的男子,无奈又似是有些纵容的说了句。

“瑶儿,你就别取笑表哥了。”

表哥!

陆听雪一个激灵,嫂嫂之前为了抗婚宁愿投缳一事他们都是知道的。

据说为的就是她的表哥,所以说什么都不肯应下这门亲事。

至于后来为什么会同意,她虽然不清楚,但这不代表她心里没有危机感。

她也顾不得进去请安见人,提着裙摆就往主持所在的禅房跑。

大哥还跟老和尚讨论什么佛法啊!

再不出来,大嫂要被抢走了。

成了亲也是可以和离的呀,她亲爱的大哥危险了!

陆听雪提着裙摆,越想跑得越快,冲到主持所在的禅院,也顾不得礼节,一把推开房门,就扯着陆景之向外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