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雨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墨雨书院 > 明末王朴 > 第二十七章 放火藏窖 出人头地

第二十七章 放火藏窖 出人头地


  
方播,人送外号八方无敌,原是蓟州里一个帮闲地痞,因在天启年间街头帮会械斗中,以一把砍刀连劈八人而名震蓟州,后被牢头韩水川看中,收为门下,他常替牢头收利钱,心黑狠戾逼死了不少穷困潦倒的破落户,在城内打行颇有名望。
虏寇破城当日,他和相好温氏躲进地窖中,一发狠放火烧了房子,烟火缭绕整条街,燃尽方圆几里的邻居屋舍,只留下一地瓦砾灰烬。都说浑水摸鱼,方播这招放火藏窖可谓阴损蔫坏。
方播的仇家多,这个地窖经过多年扩建,与院中的水井相通,有水又通风,食物备足可称无虞。
然而不作死就不会死,方播想起那顾家小姐顾金丹,他在自家开的蜜饯铺子偶然见过一面,就一直单相思,不能忘怀,玉指香袖,美艳妖娆,正合他的胃口,可惜一介地痞哪有那份福气,纵然是相思成疾,又哪里敢上门提亲。这一回虏寇破城,城中大乱,也不知顾家千金能否逃过一劫,想到这里,方播居然按捺不住,想爬出去看个究竟,心中或许还指望能救得美人归。
深夜,他从井口爬出来,偷摸至顾家院墙下,爬上墙头却见到了园子里挂了几个灯笼,一群人正在篝火旁烤肉,借着余光,方播差点从院墙上摔下来,那地上竟是人的断手断脚,这些人是在烤食人肉。
方播暗呼不妙,如此惨变,凄厉远甚预估,顾家小姐那样娇滴滴的小娘子如何能够在这个乱世自保。他观察了一番,对面园子里五人皆为精壮,且厢房里亦人影灼灼,自己孤身一人只怕敌不过。
方播是帮会里的知名打手,平时有不少弟兄巴结,出个门皆是前呼后拥,好不威风,此时正有仰仗兄弟们的地方,于是他连续走了几处兄弟们的住处,只寻到了在茶馆打杂的华六,这华六本是乡下来的军户,因近年天灾人祸不断难以活命,只好进城谋生,不想城里乞食都有规矩,华六一个外来客,势单力孤常遭他人欺负,军户人家都习练一些武艺,一次忍无可忍把众乞丐揍的四处乱窜,呼爹喊娘,这场街头斗殴发生在闹市区,动静不小惊动了官府,过后遂被投入府衙大牢,方播听闻这件事,便向牢头兼帮主韩水川要了此人作为帮众。
不过华六原是庄稼汉,与城内本地的青皮格格不入,平时不太乐意随诸人出去惹是生非,欺凌他人,后来又恳求方播给他找了份正经营生,去茶馆打杂,且不嫌弃工钱少,老实勤快一点都没有帮会人该有的痞气。
方播冒险敲了一夜门,平时称兄道弟的帮众们都唯恐避之不及,不肯露头,唯有眼前这个华六,平时不表忠心,关键时刻却不避事,果然还是乡下人更为实诚。
“我们有蒙汗药,偷偷摸进去把人药倒再动手,只是万一不小心被人发觉,你我就只能硬上了。”地窖里,方播和华六在商议明晚救人之事。
“两人对付七八人,最好用的是弓箭,若有一把强弓几支箭就好了,我能用。”华六说道。
“正好有一把弓,我拿去来。”方播猛然想起自己几年前为了练习弓术,从商人手中买了把弓。
南河小岛北岸,虏寇的攻势终于发动,只见五六十辆盾车排成一排,一声令下推至岸边,随即数以千计的民夫背着各种筐子篓子,依次举高,将土石从盾车顶部顺着盾面斜坡滑进河里。
“原来是要填河,可笑,河面已然结冰,过几日就能走人,这岂非多此一举。”王朴嘲笑道,他原以为皇太极会动用大炮,还不惜用熟米和泥来加固堡墙,不想东虏毕竟是半生不熟的渔猎部落,眼界见识多有不足,只知使用原始的木制器械,以前王朴屡次凭更胜一筹的知识击败贼军下山虎和紫金梁,这一次看来也能故技重施。
“虏寇显然是忌惮我们的火铳,想用盾车加以克制,或许是担心冰层撑不住盾车才不惜费时费力。”刘一山盯着对岸,皱眉道:“用这种法子一步步填土,历时一个来月才能填完,可见敌军从容不迫,根本不怕勤王援军包围上来,怎么会这样,勤王援军这时候也该到了。”
“这是意料之中,我们备了这么多粮草就是怕友军不靠谱,乃至被敌军长期围困,就如今日这般。”王朴冷笑道。
“总该想个法子,不能任由盾车靠近。”林昌兴忧心不已的说道,他是一介文人,面对十余万声势浩大的敌军,心中不免胆怯,这几日都睡不着觉,生了黑眼圈,人更是轻减消瘦了几分。
“我有个法子,修敌台居高临下,我就不信虏寇的盾车能高过敌台。”刘一山说道。
“这个法子好,为了慎重,我也打造一批投石机,用来投掷**包,咱们双管齐下,定要叫皇太极输的呼爹喊娘。”王朴笑道。
雁门关的男人们都在外头打战,关城内如今是个女儿城,一众女兵乃上城头巡逻,经过关隘的民众留意到这一幕皆言雁门关要成为娘子关。
游击衙门内冷冷清清,只有王雁等女眷在偌大的宅子里打理着各式文书,王朴此前绘制了大量蒸汽机三体战船的设计图纸,可惜老杨和罗青浦都非造船匠师,所谓隔行如隔山,一晃一个多月过去了,依旧毫无头绪。
“样船不够结实,才冲曳一千两百多次就散架,这样的船上了战场只有害人而已,如何能用。”老杨苦涩的叹息道:“要我说这种三体船纯属东家异想天开,哪能像折纸船一般随便造。”
“前面我们请了那么多造船匠人都对这个形的船摇头,我听了他们的议论,也是有理,卯榫再精巧,终归只是木头,确实不可能承受这么宽大的船体在大海上晃动,没几下必然卯榫断裂,船只散架。”罗青浦也是不太乐观。
“蒸汽机的制造有没有问题。”王雁问道。
“大人把蒸汽机的原理说的很详细,这种泰西自鸣钟一般的东西倒不难造,只是磨制费时,估计下个月就能造出第一个样品。”罗青浦回道,他从小跟师傅学过泰西自鸣钟的制作,这些只是皇家的摆件玩物,看似复杂实则不难,两者原理相似,只是蒸汽机的扭力动辄千斤,只能用精钢打造而不是黄铜,磨制钢铁费时更长。
王雁点了点头,满意的说了声师傅辛苦,王朴出征前交待了三件事,三体船,蒸汽机和铝合金,目前好歹有望完成其中一种。
崔樱桃是娘子火铳百人队的其中一个把总,她匆忙带来了一个信使入衙门求见,到王雁面前禀报道:“王总管,大人遣人送来了一封信。”
王雁接过信封,见上面四排依次写着四个阿拉伯数字:“1563,1654,6135,1570(王雁亲启)”。心里暗呼不妙,这是寻常不用的数字密码,整个神甲营,只有王雁和几个书记官能看懂这种特殊文字,每四个数字对应一个汉字,都编在一册密码本之中,难道王朴处于险境,送信之人要经过敌军的封锁线,那就是说陷入包围了吗。
她强作镇定,向在场诸人行礼,转身回里屋,坐在踏上拆开信封,上面依旧是数字,她打发侍从回避,取出钥匙打开一个箱子,找出密码本,她留意到当初自己夹进密码本的几根头发丝都在,形状也没有变,心里暗暗点头,拿密码本和信件一一对照,信的大致内容是:“我被困在蓟州城以东七十里处南河一座岛上,务必三个月内造好战船来救。”
王雁叹了口气,心说:我这里都没有男人,怎么去救。想起南面的平陆县码头还有一个火铳兵百人队,若是调去打战,码头何人去守。
她思忖了许久,提起笔来对照密码本,在一纸信签上写了一组数字,套进信封里,用火烤红色的印泥块,印泥滴落在封口,点上王雁的账房管事印。派出救兵之事她一介女流实在没有主意,只能出去询问一众匠人,奈何老杨和罗青浦这类匠人也不曾闻与军事,都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王雁想起晋商那边的范永斗最近练了一队骑兵出来,耗费不少银两,该是能够凑合着借来一用。自从虏寇劫掠京畿以来,山西各地的贼寇日渐嚣张,居然常在官道上打劫行商者,平陆县的降贼也都纷纷复叛,乱世的余波已然蔓延至眼前。
蓟州城内,夜黑风高,正是出去杀人的好时候,方播和华六两人又摸到顾家院墙下,只听墙内隐约有厮杀声传了出来。
“恐怕是黑吃黑,两拨人在里面打了起来。”华六说道。
“你怎么知道是黑吃黑。”方播不服气的问道。
“方爷有所不知,鞑子破城后就挨家挨户抢人的粮食,没抢到粮食就杀人,所以现在城内多数人都吃不上饭,但是鞑子不抢富户,目前城内只有富户有吃的,哪能不招来歹人呢。”
“那就是说,不止我们,还有不少人盯上了顾家,这可就难办了,顾家多半已经遇害,我们上去送死太不值。”
“那我们就走吧,这动静恐怕会引来鞑子。”
“你,你说,引来鞑子,对了。”方播忽然心生一计。
方播能在蓟州城混出名声,自有其过人之处,他瞬间便领悟到鞑子此举颇为鸡贼,只抢小民的粮食,却对富户秋毫不犯,这分明是故意离间城内的汉人,小民没有食物可吃就成为暴民,把祸水引向富户,富户惊惧多疑,为求自保只好纷纷投了鞑子,这种手段与地痞流氓整治欠债的破落户都是一个道理,吃透了人心。
方播盘算以顾家女婿的身份出面投虏,便能借鞑子之力赶走各路暴民,独占顾家的产业。鞑子有拉拢城内富户之心,可见所图乃大,为能起到千金买马骨之效,就不会随便杀他,因此值得冒险。
却说郑牙儿此时在蓟城内十分惬意。当日,他以金国大汗向来英明,有功必赏为由说服了手下倒戈,生擒监军御史黄大虎。南蛮的一个五品小官本来毫不稀罕,不过神甲营接连让金兵吃瘪,沾了神甲营的光,给金国大汗献俘时,果然龙颜大悦,大伙都得到堪称丰厚的赏赐,包括金银,美女和奴隶。
这一次投机大获丰收,自然是令他在手下人前树立了威信。有了这一批亲随,夕日的包衣俨然出人头地,更受到皇太极的信任,将偌大一座城池交给他打理。郑牙儿并不是一个一朝得志就轻飘飘起来,几斤几两都不自知的蠢货,如此一座重要的城池打理好了只有小功劳,稍有不妥却是大罪,做了人上人,就要比别人更多动一些脑子,否则人上人随时就会沦为阶下囚。
想明白了这个道理,郑牙儿按捺心中杂草一般滋生的贪念,严厉约束手下,只许做上头交待下来的分内之事,绝不越雷池一步。皇太极要粮食,他便带着一百多手下四处抢掠粮食,皇太极要收买南蛮的缙绅为己所用,他便对城内的豪绅秋毫不犯。
“郑佐领,外头来了两人,说是城内顾家的女婿,求见与您。”有门子进来禀报道。
“顾家,哼,这个时候才来求我,还不算晚。”郑牙儿得意的冷哼一声。他对南蛮的缙绅释放善意以后,本以为这些人很快就会上门求救。然而却是一连数日都无人登门,不禁有些急了,他本是身份低贱的包衣奴才,能机缘巧合得到大汗的赏识实是万幸,前一次押送两千汉人奴隶去遵化,却遭遇神甲营而砸了差事,按律本该处死,好在郑牙儿通过生擒神甲营的监军御史将功折罪,才有这第二次委派差事,绝不能再有失误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