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雨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墨雨书院 > 农门弃妇要翻身 > 第六百八十章 木梳

第六百八十章 木梳


  最后一块蛋糕,给到钱蛋蛋手上。
  钱蛋蛋看对面的舒颜像个小精灵似的,唱生日歌、切蛋糕,脸色窘迫,不好意思瞧她。
  他好久没见她了,她的模样太俊实在让他自惭形秽。
  “表哥,吃蛋糕。”
  书妍一双素手递到了的面前:“谢…谢表妹。”
  “谢什么?快吃吧。”
  “好。”
  钱蛋蛋闻到一股淡淡的清香味,也不知是书妍身上的,还是蛋糕散发出来的。
  总之让他脸红心跳,为了掩饰尴尬,咬了一口蛋糕,酥酥软软的,真好吃。
  他没有多余想法,只这样能看见她就好。
  钱大梅嘴里包着蛋糕,眼神在钱程氏、钱蛋蛋俩人脸上扫过,暗恨她俩那不争气的模样。
  这两父女,真是害她老钱家的人不浅。
  吃完蛋糕,吃过饭,秋水村的人陆续走了几个。
  张家的人也说要早点回去。
  奶奶便顺势留他们住下,张广田直说他腿子不好啥的,天黑前必须回去。
  眼神看书妍,估摸着是看书妍是不是愿意派人用马车送他们一家人回去吧…
  书妍懒得听他们在客厅里掰扯,吩咐几个小丫头去收拾碗筷客厅。
  她则揉揉太阳穴准备去卧室休息会,喊珠儿等会他们走了再来叫她。
  没想到一上楼就遇到了茶花,书妍见是她,淡淡的笑了笑,张茶花神色古怪、慌张,“表、表姐。”
  “哦,是茶花啊…”书妍心里有点不舒服,她平日不喜欢旁人来楼上,这上面有她的卧室,还有弟弟的。
  “嗯,那表姐你先忙,茶花先走了。”
  张茶花说完便急急忙忙下了楼。
  书妍升起警惕,进了卧室,见她屋子还好,她门锁的严实。
  平日连奶奶都不咋让进去,想了想立马转身去了君琦的卧室。
  果然…
  君琦卧室的门没有上锁,一推便开了。
  客厅里人还在聊天,仅半会儿,只听噔噔噔几声书妍下了楼。
  面色冷冷的直朝坐在沙发上的张茶花走了过去…
  “拿来!”
  张茶花神色惨白,“表,表姐?什么?”
  “你拿了什么,自己清楚,交出来!”
  大厅里一片安静,奶奶急道“大丫,怎么回事?你怎么能对茶花这样说话?”
  “奶奶,你是不是又开君琦卧室的门了?”
  “这,是啊,奶很想他,进去看了看他用过的东西。”
  书妍就知道,淡淡道,
  “下次进去记得把门锁上,这事你别管,我自有分寸。”
  张茶花看书妍一脸笃定,突然眼泪大滴大滴的掉了下来,委屈的大哭,就像受了天大的欺负似的,
  “表姐,茶花不知道做了什么,惹得表姐不高兴。”
  书妍冷哼,“还不承认?”
  “那个大丫,你可别欺负人,俺们茶花是个好姑娘,你这意思是她偷了你的东西吗?”张乡屯媳妇赶紧道。
  “你有两个银子就了不起,闹这一出,你先前打压俺们有财便算了,咋能随意冤枉人呢?你丢了什么,要冤枉俺们茶花?”
  张茶花是她的闺女,今儿这么多人在这,这名声出去了,她家茶花还怎么做人?
  还有她儿子怎么娶媳妇?
  “是不是冤枉,等会就知道了。”
  盯着眼前女子,
  “张茶花,你刚才上楼去干什么了?”
  “俺,俺只是瞧二楼漂亮,想上去看看风景。”张茶花不能否认她刚才去了楼上,运气不好,被她撞到了。
  舅奶奶脸色阴沉沉的看着张茶花,死丫头,这点事儿都办不好。
  “是吗?”
  书妍冷冷看她半晌,一把过去把她拉了起来,“你做什么?”
  只见张茶花在她的几番摆动下,藏在衣服里的东西啪的一声掉了出来。
  “这是什么?”书妍淡淡道。
  客厅里的人一看,搞了半天地上也就一把木梳吗?
  大惊小怪,“舒颜哪,就一把木梳,给舅奶奶个面儿,甭跟那丫头一般见识,她小姑娘家家的爱美,指不定跑进去梳了梳头发啥的,忘记放下了…”
  “就是啊,大丫,一把木梳,这丫头喜欢就送给她得了。”奶奶也劝慰她。
  让茶花留个偷盗的名声可咋弄?
  钱大梅也觉得书妍大惊小怪、多此一举。
  “奶奶、舅奶奶,恕舒颜不能苟同,这君琦跟茶花年岁相差无几,木梳虽说不值钱,可往深里说起来可有私定终身、白头偕老的意思。”
  “若是将来咱们君琦仕途畅通,有人拿这东西出来,可…说不清楚呢。”
  “啥?”奶奶没想那么远,况且茶花是她亲戚,若是将来能嫁给君琦倒也不错。
  钱大梅眼珠转了转,真没想到,这张茶花年纪轻轻,心眼子还这么多呢…
  她可不觉得,茶花配的上君小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