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雨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墨雨书院 > 农门弃妇要翻身 > 第二十六章 春花

第二十六章 春花


  书妍前脚刚跨进堂屋的门槛,便听见屋子传来一阵阵婴儿的哭叫声,听起来跟一只小猫咪叫似的。

  她看到春花娘抱着小婴孩,坐在火堂子旁边似乎在抹着泪。

  并没有看见春花,牛埂叔招呼她“颜丫头,你咋来了?”

  “牛埂叔,你这两天方便不,我想搭你牛车去镇上一趟。咦,这宝宝是?”书妍疑惑道。

  “这是春花的二丫头。”牛埂叔低头叹口气道。

  “对了,我听春花奶说春花生了,就是这个小家伙吧,真可爱。春花呢,我好久都没见她了。”

  “春花在里屋休息,我带你进去看看她吧!”说着牛埂叔便带她到了屋里头。

  一到里屋,书妍便见一个身形微胖的女子躺在床上,双目紧闭,似乎睡着了。

  她整张脸略显浮肿,皮肤灰暗,眼睛下面全是青黑,嘴唇发白,总之气色很差,看起来就像三四十岁的妇女一样,书妍暗自吃惊春花怎么变成这样了!

  听见声响,春花睁开了眼睛。

  “花儿,你怎样了?颜丫头来了,爹带她来看看你。”牛埂叔见春花醒了便说道。

  “我没事,好多了,颜颜你来了?快坐!”

  春花说着坐起身来,牛埂叔见她俩闺女有话说便走了出去了。

  “春花,你莫使劲,刚生了孩子身子痛。”书妍急道。

  “不碍事,我这都生第二个了,比这更艰难的事我都经历过,这都不算啥。”春花轻叹口气!

  说着忽然嘤嘤地哭了起来。书妍知道生完孩子身心是脆弱的,特别容易产生产后抑郁,她前世见过自己的同学也是生完孩子,经常动不动就掉眼泪,做为家人朋友这个时候还是要多多关怀的。

  “春花,生了孩子莫要哭,你要照顾好自己,仔细眼睛。”书妍道。

  不过她还是从春花那一双满是经历过沧桑和无奈的眼睛看出了一丝不对劲。

  “春花我多问几句你莫要生气,我听你奶说你今天才生产啊,不是应该好好坐月子,怎么这个时候回家里来了?”

  “呵,没有生到儿子,哪个管你什么时候。做女人真是命苦,为了生个娃半条命都搭上了,到底图了个啥?图男人对你好吗?呵!下辈子我再也不想当女人了!”

  春花絮絮叨叨的讲起了一些事,书妍大概明白了一些。春花的婆家重男轻女,因春花又生了个女儿不高兴了。本来春花头胎生了个女儿,生这胎压力就很大,她婆婆一天要在她耳边念叨多次,说这胎一定要给她生个孙子,她焦虑的整夜整夜睡不着,没想到真又生了个女儿,顿时她婆婆就不干了。在她产房外就开始破口大骂,把她给小宝宝准备的物件全给扔了,没想到她丈夫竟也是默不作声,看见生出来是个女娃娃后起身就走了,小宝宝扔床上哇哇大哭也没人管。幸好后面牛埂叔他们去了,见是这种情形心疼的不得了,只有先把闺女和小外孙接回来至少把月子给做好了,以后的事走一步是一步再说吧。书妍不想勾起春花的伤心事,不让她在月子里就把眼睛给哭坏了,就安慰了她些许,让她好好休息。

  出了门书妍扶额叹息,嫁给这样的男人真是倒霉,大冬天的让刚生了孩子的老婆和刚出生的宝宝吹着冷风在外,这生不出带把的还不是他种子不行吗?

  渣男千千万,一不小心就中弹。

  出了春花的屋子,书妍见小宝宝还在哭。

  “她是不是饿了?”便出声道。

  “估摸着是饿了,我回来时弄了点米汤儿给她喝,吧唧了几口就不吃了。春花这次遭了大罪,奶到现在都没下来,她身子也经不起折腾,这可如何是好呢?”春花娘哽咽道。

  “婶,羊奶也可以喝呀,要不去镇上买头母羊回来!”书妍急道。

  “这能行?这村子里头没见谁喝过羊奶啊?”春花娘有些怀疑。

  “当然可以喝啦,你不知道吧,草原上有一个民族就是喝羊奶、牛奶长大的呢!”

  最后他们也没有找到更好的办法,牛埂叔便决定了明天就到镇上去买头羊回来,给奶娃子喝,书妍便也跟他约好了一起去镇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