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雨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墨雨书院 > 农门弃妇要翻身 > 第八十六章 大伯闹事

第八十六章 大伯闹事


  老子正缺银子呢,既然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来,那今天老子就要你有去无回。

  她,还有她手中的银子,都逃不出他赵二狗的手掌心,哼!

  赵书妍从雅风阁出来,想着去采买些东西回家,昨天看到家里面的猪油罐子也空了,还有要买些粮食、菜种子啥的...

  可忽地又担心起弟弟和大伯,便背起背篓直向城外走去。

  她啥都没买,今天小食卖的快,看日头现在时辰还早,还是先去把弟弟绮君找到,到时再赶上牛车带上大伯一起去采买东西。

  弟弟长这么大没到过城里面,早上看到他兴奋的样子,到是让她有些心疼。

  这么大的小子了,爹不疼娘不爱的,要搁在现代那谁不当手心宝宠着呢,家里那条件,除了奶,还有谁把他当回事?

  赵书妍自顾自走着,并不知晓她背后有多么邪恶的人在跟踪着她。

  很快她到了城外,可走到了早上停放牛车的地方,这里除了熙熙攘攘的几辆牛车停在此处外,并没有其他车辆。

  赵书妍左看右看恁是没找到弟弟和大伯的影子,牛车也不见了,她心里着急了起来。

  她往远处两三百处米的地方一望,那边也停了不少牛车、驴车,便跑了过去。

  走进,见最前面这两牛车上面坐了一位五十来岁的中年男人,似乎正在等人。

  赵书妍向他小跑了过去,气喘吁吁地开口道,

  “大叔,你有没有看到一个穿着宝蓝色上衣,大约十来岁的男孩子,还有一个穿着碎花布衣服的中年男人,他是我大伯,他看起来精神方面有点问题。”

  这位中年大叔看这位姑娘似乎很是着急,便有些讶异的说道,

  “姑娘,你说的那两个是一对叔侄,是不是还赶了一辆牛车?”

  赵书妍一听他这样说,便知道这位大叔应该有看到,至少见过。

  “嗯,是的,我是那个男孩子的姐姐,我们约好要在这里集合的,可是他们不见了,大叔,你有看到他们去哪了吗?”

  “他俩啊,看到了,看到了,你大伯发疯骑着牛跑了,你弟弟去追了。”

  说到这个,大叔平身第一次见,心里现在还是津津乐道着呢。

  赵琦君两叔侄的回头率特别高,尤其是大伯赵大龙,先不说他那一身奇异的装扮和行为,光是他吼出的那些个话,都叫人记忆深刻。

  本来赵大龙和赵琦君等赵书妍的位置在前面她刚才跑来的那个位置,离这里有个二百来米,跟城门口离的比较近。

  城门口等待排队入城的行人较多,叔侄两在那等待赵书妍的时候,赵大龙老是自顾自地做出一些吓人的行径,更可怕的是他说的那些个要整死人的话...

  他还时不时的就跑到城门入口处,晃悠两圈,握着拳头对着一旁的侍卫咬牙切齿的,整得那些侍卫很是无语。

  门口那些卫兵看赵大龙影响到了他们的工作,更怕他吓到了路人,便把他们所有停靠在路边有交通工具的,又往回赶了两百米。

  而前面那几辆熙熙攘攘的牛车是后面来的,没地方停了,停在了那里。

  说实话大家对赵大龙还是比较好奇的,都像看稀奇般的盯着他两看,谁知看着看着赵大龙又搞了一出事迹来...

  只见他先是坐在牛车上吼闹了一阵,便坐不住了,一个蹦跳下了牛车。

  随即又拿起了牛鞭子,来回在这道上怒吼着甩了几圈,吓得他们这群人以为这疯子要打他们鞭子了。

  哪知他倒是没有打他们这些个行人,只见他一个翻身越到了牛背上,给牛眼睛就是一鞭子。

  牛儿疼狠了,也不管有没有拖着车架子,拔腿就跑了...

  赵大龙骑在牛身上架着牛,很是勇猛,牛儿胡乱四处乱窜,再加上他一边怒吼还一边往牛身上打着鞭子,可把他们这一群人给吓坏了。

  大家一窝蜂的冲到了路边的田间,看到赵大龙骑着牛一路飞奔下了那斜坡才放了心。

  真是刺激啊,想到就让他觉得惊险刺激、记忆犹新呢。

  “大叔,他们走了多久了?你可有看清他们去了哪个方向?”

  大叔想了下,回答道,

  “有段时间了,大概有一个多时辰了呢,你大伯骑着牛拖着牛车,从这桥边的斜坡一路疾驰了下去,沿着这河边的地界一路向上游的方向跑了去,你看这地上还有那牛车拖过的划痕呢。”

  赵书妍一看果真如此,随即跟那位中年大叔道了谢,沿着河边的痕迹一路向目标寻去。

  还好的是他们路过的这庄稼地里没有种啥庄稼,大冬天荒着了。

  赵书妍内心有些自责不应该把弟弟丢下的,大伯精神有问题,弟弟又第一次进城,人生地不熟的,如果他俩真出了什么事,她一定不能原谅自己。

  想着弟弟和大伯的安危,赵书妍却没有察觉到背后有人一路跟着她。

  赵二狗内心很是兴奋,没有想到这老天都在帮着他。

  这个小贱人走哪不好偏要一个人往这偏僻荒无人烟的地界走,这不正好方便他行事吗?

  赵二狗一瘸一拐的跟在赵书妍的身后,设计着对付她的手段。他把腰间那根布带子抽了出来,挽在了手上。

  他一会就从后方袭击,等她不注意时,先在地上捡一块石头朝她后脑勺砸去,然后再用布带子勾住她脖子往后扯...

  这个小贱人手脚功夫还不错,反应快的很,他对付她的手段一定要保证万无一失。

  走着走着,赵书妍走到了一片枯黄的高粱地里头,这高粱长得很高,人走进去都看不清四周方向。

  她发现这牛车的痕迹也越来越浅了,没有了车轮子的痕迹,赵书妍停了下来,往后望了望已经离她来的大路上有了四五千米了,这大伯把牛到底骑到了哪去?

  她没有停下,还是往高粱地深处寻去,没有想到走了十来步竟然看到有一副牛车的车架子被卸了下来,倒载着被单独的甩在了沟壑里。

  赵书妍向车架跑了过去,确认了一下,没错,是她买的那副车架子。

  可弟弟和大伯去了哪里?

  “绮君,大伯?你们在哪里?”

  空荡荡的高粱地只有她自己的回声,还有风刮过的呼呼声。

  “啊,你是谁?饶了我...”

  “大侠,不要打了,不要打我腿,哎哟!!!”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