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雨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墨雨书院 > 黄烟尘张若尘 > 第4061章 恭迎冥祖

第4061章 恭迎冥祖


尽管始祖秩序场内战得天翻地覆,不灭无量接连殒落,可是,灰海上的昊天和二君天才交手数个回合。

仅过去短暂的时间。

灰海的大片海域,被卷向天穹,灰雾在燃烧。

二君天身上的“万星燃金甲”显化出来的广阔星域,亦在燃烧,像背负一片星海和火域在于昊天交锋,力量无穷无尽。

“轰!”

开天钺和玄黄戟再次对碰,音波撼动时空。

二君天被震飞出去数十万里,身后的星域中,有大量星辰爆碎。

很显然,哪怕占据地利,哪怕拥有开天钺和万星燃金甲,在绝对力量上二君天依旧要输一筹。

但就凭这数个回合交锋的战绩,若传出去,已经足以让二君天威震宇宙,成为始祖之下前五的存在。

毕竟,以今时今日昊天的修为,能接出他一招而不受伤的修士,已是屈指可数。

阎寰宇和孟奈何的震耳神音,从情山的方向传来。

灰海上的二人,暂时停手。

昊天略感诧异,看了二君天一眼。

在忘川外,他拦截二君天等人,就是为了夺回《生死簿》,营救阎寰宇和孟奈何。但,二君天和青鹿神王皆非泛泛之辈,没能留住他们,仅镇压了两尊首众。

以二君天展现出来的修为和能力,挑战昊天之前,怎么可能不妥善处理好《生死簿》?

正是如此,昊天心中才诧异。

他不认为二君天会出这样的纰漏!

二君天心中升起一股强烈的不祥预感,绝不相信阎寰宇和孟奈何可以凭借自身的力量逃出《生死簿》。

到底是谁进入天阖,将他们救出?

……

“轰隆!”

阎寰宇持《生死簿》,与沉渊神剑里应外合,将始祖秩序场的禁法层破开一道缺口。

《生死薄》散发出来的生死光华,与流溢出的文字雨,将缺口撑起,不让破碎的禁法层缺口闭合。

趁此机会,张若尘、荒天、商天、宝珠地藏、檀陀地藏,立即逃至始祖秩序场的边缘,进入《生死簿》的光华中,退至阎寰宇和孟奈何的身后。

《生死簿》,传说是生死老人在碧落关祭炼出来,在第一章神器中都排名前列,威能强绝,在寂静之夜和始祖秩序中撑起一片只属于它的小天地。

“轰隆隆!”

尘土飞扬,阴气浓厚。

魂母、三映天、孟凰娥、烂石神,与八部从众大军汇聚,以乾闼婆马首是瞻。

他们身上神威一个比一个强大,肉身散发的光辉一个比一个灿烂。

乾闼婆悬浮在半空,身上没有任何老态龙钟之相,道:“阎寰宇,你来迟了,若你赶在第四儒祖被镇压前到达,或许还真能改写胜负。现在……你觉得,你是我的对手吗?你比轩辕太昊差远了!”

阎寰宇笑呵呵:“垂暮朽朽的老人一个,能够破境入半祖已经知足,哪有昊天那样的精气神。没拼劲了,就等哪天入土。”

阎寰宇已经活到第十四个元会,一百八十万岁高龄,本身就比昊天等人要年长一些,要不是常年在玉煌界闭关,吞服了大量天材地宝,早就已经死于元会劫,或者老死。

当年二十四诸天,在虚尽海征战冥祖,阎寰宇燃烧了不少寿元和血气,能够活到现在,已经相当知足。

他的血气,处于不断枯竭的状态,自然无法与高歌猛进的昊天相比。

张若尘观察阎寰宇。

相比于张若尘去往北泽长城前的那次会面,阎寰宇苍老了太多,白发稀疏,身体萎缩,略显佝偻,这是血气严重下降的体现。

哪怕是与熵耀发生时的那次会面相比,也苍老了一截,肉眼可见。

乾闼婆道:“就你现在的血气和寿元,还能出手几次?与我交手,你恐怕得交代在这里。念在孟家和阎罗族的渊源,你将《生死簿》留下,回天外天安度晚年吧!”

“孟未央,你还知道自己是孟家女?”孟奈何道。

乾闼婆眼皮都懒得抬一下,道:“孟奈何,好多年没见了,你怎么才是天尊级的修为?破半祖,有那么难吗?你再不努努力,怕是又要被孟家女超过了!孟哲若还活着,见你如此没出息,差我这么多,会不会被气死?”

“好毒的嘴,天尊级在宇宙中绝对排得上好,在她那里,却被说得很丢人一般。”宝珠地藏立在张若尘身旁,低声道。

张若尘道:“好可怕的孟家,一位精神力准祖,两位天尊级,这等实力,除了当世始祖,唯有轩辕家族可以比拟。”

慈航尊者道:“帝尘不亡张家绝对不输。”

宝珠地藏点头道:“这倒是真的!据说帝尘死前已经拥有硬接始祖攻伐手段的战力,加上继承了不动明王大尊神源的劫天,和继承了不动明王大尊功法的池瑶。”

“空梵怒和空梵宁本也该姓张。”

“可惜啊,本有号令宇宙实力的张家,与孟家、阎罗族一般,从内部被人分化,支离破碎,分崩离析。”

“论布局能力,还是长生不死者更胜一筹。”

随阎寰宇和孟奈何的到来,宝珠地藏心情极佳,颇为健谈。

她有些遗憾,道:“可惜没有见过帝尘的风采!听说,他乃万古第一的天之骄子,绝代一品,修炼数十万年便始祖之下无敌,更俊美风流,任何女子见过他都会被偷走芳心。这得是多么耀眼的人物?地荒有云,平生不见张若尘,枉在世间走一程。”

张若尘被夸得不自在,道:“凡是眼见为实,什么耀眼的人物,一个俗人而已。若他真能偷走天下女子的心,又怎会在女子的手中,吃那么多的亏?”

宝珠地藏道:“道长,这就吃醋了?连一个死人的醋都吃,还说自己没被情汤影响?”

张若尘无语。

慈航尊者笑而不语。

荒天的目光,则是盯着张若尘手中的沉渊神剑,心中在盘算什么。

另一头,孟奈何的脸色极为难看,注视孟凰娥。

他是怎么都没有想到,家族的后辈中,出了这么一个了不得的人物。

仅这瞒天过海的城府智慧,便是极为可怕。

更何况,她才修炼八十万年,无论有没有借助时间力量,或者别的机缘,都是异常恐怖的修炼速度。

孟凰娥施施然行了一礼道:“见过老祖宗。”

“孟八和孟二十八呢?”孟奈何问道。

孟凰娥将孟凰妳和孟二十八唤了出来,道:“我和婆婆不一样,我永远都是孟家女,不会伤害孟家子弟。将来,等老祖宗你去了,我还要做孟家的家主。”

看着孟凰娥一本正经的模样,孟奈何气得肺都要炸开。

他性格刚直,嫉恶如仇,哪听得这些?

阎寰宇观察情山上空的阵法世界半晌,笑道:“第四儒祖尚未被完全镇压,你得分出部分力量,维持阵法,恐怕留不住我们。”

说出这话时,阎寰宇向身后的众人暗暗传音:“乾闼婆的精神力非常可怕,距离始祖也就半步,我们得立即退走。离开始祖秩序场后,分开逃遁,先出灰海。”

“唰!唰!唰……”

张若尘、慈航尊者、荒天、宝珠地藏、檀陀地藏、商天果断至极,分为六个方向,消失在灰雾中。

“哪里走?你们皆是祭品。”

乾闼婆右掌轻拂,精神力浩浩荡荡涌出,凝化为六条混沌天河,撞破空间,直往六个方向而去。

不是追。

是直接从空间的层面,要将六大强者擒拿而回。

阎寰宇似流光,撞向情山。

以《生死簿》的光华和文字,与六条混沌天河对碰在一起。

“就凭你?”

乾闼婆木杖一挥,亿万道始祖秩序飞出,打穿生死光华和文字雨,将阎寰宇震得倒飞回去。

好在六条混沌天河,被《生死簿》击碎。

本是支撑禁法层缺口的孟奈何,施展出圆形的盾印神通,欲要接住阎寰宇,却被撞飞出去。

两人皆被创伤。

差距太大了!

阎寰宇根本没有想过离开,将《生死簿》交给孟奈何,道:“走,赶紧走。只要他们拿不到《生死簿》,一切就还有救。”

“往哪里走?”

乾闼婆隔空一掌拍落下去。

<div class="contentadv"> 掌印凝化成数千丈长的龙爪,尖锐而霸道。

无数符纹在龙爪内部闪烁,蕴含磨灭不灭物质的可怕力量。

阎寰宇和孟奈何支撑起《生死簿》,与龙爪对碰在一起,身体再次飞出去,二人皆口吐鲜血。

孟奈何胸膛都炸开,白森森的肋骨一根根。

不给二人喘息的机会,魂母、三映天、孟凰娥、烂石神,冲出始祖秩序场,各自施展一种神通打出。

眼看阎寰宇和孟奈何,就要被四种神通覆盖。

张若尘率先出现,挥舞手中的千军战旗,将孟凰娥打出的“虚空浩劫”卷入旗面,反挥了回去。

商天和荒天衍化神通,将三映天和烂石神的攻击化解。

魂母的力量,则是被阎寰宇接下。

“你们怎么又回来了?”

阎寰宇下巴和胡须上满是血渍,心头甚是气愤。

他一把老骨头,已经没有什么盼头,葬送在灰海,是死得其所。

但,商天、荒天、慈航这些小辈,未来却有无穷多的可能,不该死在今天。

阎寰宇在赶来情山的路上,就已经做好战死的准备。

他有一招终极底牌手段,不是自爆神源,但不输自爆神源,乾闼婆只要不是精神力始祖,就肯定阻止不了他。

就等这些小辈离开灰海,他便将那招终极用出,把情山的八部从众一波带走。

张若尘六人回来,又出现在他面前,他怎能不气愤?

“走不掉了!灰海的路,没了!”

慈航尊者、宝珠地藏、檀陀地藏,也返回情山的山外。

“怎么会没了呢?”孟奈何不解。

别说他,便是常年在灰海修行的三映天、孟凰娥等人,都露出诧异神色。

“哗!”

乾闼婆、魂母、阎寰宇、张若尘,察觉到了什么,脸上骤变,齐齐看向天空,又看向灰海。

灰雾在规律的运动,一丝一缕的缠绕,最后,化为一条条肉眼可见的河流,混乱无序的流淌。

这些灰雾长河,就像毛线球一般交织,困锁天地,给人一种无限压抑的感觉。

“大道天荒印!”

商天全力一掌拍了出去,万里霞彩燃烧。

掌印似天道之手。

但,天尊级的全力一击,却只是将灰雾长河微微撼动,不能打碎任何一条。

在场修士,无不色变。

修为越高,心中的震撼越大。

乾达婆手掌按向心口,低下头颅,向无形无相的虚空行礼:“恭迎冥祖!”

“轰!”

阎寰宇、孟奈何、张若尘、荒天……,在场修士,有一个算一个,脑海中就似有一道惊雷炸开。

“拜见冥祖!”

“恭迎冥祖!”

……

一支又一支八部从众大军,齐刷刷的单膝下跪。

他们不知道跪的人身在何方。

但,仅“冥祖”两个字,便足够让天下任何修士下跪。

整个天地间的气场和威压,越来越强盛,远不是乾达婆的始祖秩序场可比,所有规则、道法皆消失。

发自魂灵深处的压力、恐惧、担忧,使得不灭无量都忍不住双腿颤抖。

灰雾将始祖秩序场都吞没!

冥祖驾临,万法不存。

这种压抑的感觉不断叠加,荒天难受得要命,为之仰天怒吼。

但,没有声音。

在冥祖面前,任何杂声都不能存在。

“哗!”

本是被阎寰宇紧紧抓在手中的《生死簿》飞走了,半祖规则和半祖秩序也束缚不住。

《生死簿》跃过众人,飞到孟凰妳手中。

此刻的孟凰妳,完全像变了一个人一般,缓缓离地飞起,将《生死簿》握在手中。

那眼神,淡漠、幽深、冰冷,亦有看尽万古繁华的沧桑。

冥书八相,在她身周呈现。

冥城比情山更加巍峨,冥河永恒不绝,冥魂慑人心魄,冥海倒悬苍穹……

这等气势,压垮不灭无量之下的所有修士,天尊级之下连抬头都做不到。

敢于突破内心恐惧,直视孟凰妳的,仅阎寰宇和张若尘。

张若尘敢断定,孟凰妳不是冥祖的真身,应该是冥祖的一道投影落在了她身上,要以她的身体为媒介,夺回《生死簿》。

张若尘之所以紧盯孟凰妳,是想印证冥祖的身份,想知道冥祖到底是不是纪梵心。

孟凰妳的眉心,浮现着一朵莲花印记,这让张若尘的心沉入谷底,不再抱任何幻想。

她身上的力量之源,气场之源,就是那朵莲花印记。

整个天地一片寂静,唯有风声。

孟凰妳的目光,落到慈航尊者身上。不见她有什么力量外泄,但修为达到不灭无量中期的慈航尊者身体不受控制,直向她飞去。

就在所有修士,都被冥祖威势所慑之际。

张若尘挣脱祖威对神魂的压制,手提沉渊神剑,直向孟凰妳和慈航尊者之间的无形空间斩去。

所有修士,都被圣思道士的勇猛惊呆。

当世敢向冥祖拔剑的第一人!

阎寰宇也反应过来,释放半祖神气,从另一方位营救慈航尊者。

冥祖不顾他这个半祖,也不理会潜力无穷的荒天,唯独擒拿慈航尊者,由此可见慈航尊者的重要性。

必须将她救回。

“轰!”

沉渊神剑斩在慈航尊者和孟凰妳之间的空间中,一股无法抗衡的力量宣泄出来,将他掀飞出去。

与此同时,孟凰妳的手臂抬起,一挥手将阎寰宇打得直向地面坠去。

那只虚空大手根本没有停下的意思,显然不仅是要镇压阎寰宇那么简单,而是,要将他彻底磨灭。

一缕清辉神霞,照耀天地,令在场所有人都无法睁开眼睛。

“轰隆!”

昊天手持玄黄戟,重重劈下,将镇压阎寰宇的虚空大手打得爆开。

就连大地都为之沉陷,无数物质化为本源粒子和虚无,一片混沌。

混沌中,昊天不知何时,已是穿上天罚神铠,神躯高达挺拔,精气神攀升至从未有过的顶点,玄黄神气、轩辕清辉、天罚神光三重光华照耀天地,甚至照耀着部分过去和未来。

又见到冥祖。

这一天,他已经等了太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